ilgsky 发表于 2013-7-12 15:06

伊朗男子滞留法国机场18年 被拍成电影


伊朗男子迈尔汉•卡里米•纳赛里在法国戴高乐机场       据外媒7月7日报道,1988年,伊朗男子迈尔汉•卡里米•纳赛里被祖国驱逐出境,在法国戴高乐机场滞留了18年,成了一段传奇,他的这段经历最终成为多部电影的原型,其中就包括2004年由汤姆•汉克斯主演的好莱坞影片《幸福终点站》。

电影《幸福终点站》剧照  纳赛里坐在戴高乐机场一号航站楼的红色长椅上,行李箱在脚下堆放整齐。他喝了一口热咖啡,看着人来人往,偶尔竖起耳朵,听着机场广播,然后继续低头,阅读手上的希拉里自传。他为等待一架能够载其飞往英国的飞机,在该机场一等就是18年。

  这事要从1977年说起。那时的纳赛里,一个刚刚从英国学成归国的伊朗人,因为参加了一场反对伊朗国王的抗议活动,被自己的国家驱逐出境。由于是被驱逐,所以他没有护照。其漫长的煎熬自此开始了。

  纳赛里向欧洲国家寻求难民地位,不过一次又一次被拒绝。1981年,纳赛里的难民身份终于被比利时承认,得到了难民证件,可以申请成为一个欧洲国家的公民。

  作为一个英伊混血,纳赛里决定去英国“寻亲”,不过他最远只走到了巴黎。1988年,他在巴黎戴高乐机场时行李被偷,所有能够证明他身份的文件,全部“蒸发”。他决定试试运气,买了一张去英国的机票,但是没有任何证件的他,未能登上飞机,而是被送回了戴高乐机场。

  法国警察最开始以“非法入境”为由,逮捕了纳赛里,不过他身上没有任何文件,所以根本不知道应该将他遣送回哪个国家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纳赛里在戴高乐机场安顿下来。一个律师志愿为他代理,帮他打官司,实现去英国的愿望。1992年,法国一家法院作出判决,纳赛里是“合法入境”,所以,法国不能驱逐他。

  可是,这对纳赛里而言,称不上胜利。因为法院既不允许警察驱逐他,但也没有给他法国的难民身份或者发放允许他登上英国飞机的签证。一句话,纳赛里还是一个“没有身份”的人。除了机场,他哪里也去不了。

  看上去,他一点也不像睡在机场长椅上的难民。他的衣服干净整洁,胡子也刮得干净利落。他把自己唯一的一件西装上衣,挂在机场的手推车上,衣服外面还用料袋罩着,像是刚从干洗店拿出来一样。他的所有行李都整齐地放在行李箱里。

  纳赛里和机场的工作人员成为了朋友。“他不会伤害任何人。”机场一家饭店的老板斯塔尔说,“这里的每个人,也都很照顾他。”机场的牧师每周都会过来探望他几次。机场的医生也时不时过来帮他检查身体。有时,旅客会给他一些衣物,不过,他总是会拒绝,理由是他不是乞丐。

  他的生活作息很规律,每天5时30分,他会赶在机场热闹起来之前,在盥洗室洗漱完毕。然后,靠阅读打发一天。他读报纸,读杂志,还喜欢和机场书店的员工们探讨本月好书。

  有时候,会有旅客过来,和他喝杯咖啡,聊聊天。晚上,等到机场的商店关门后,他就去刷牙洗脸,准备睡觉。每周,他会洗一次衣服,然后把它们晾在卫生间里。

  2004年,汤姆汉克斯主演的《幸福终点站》上映,纳赛里成为了全球名人。因为影片的故事以其为原型。“机场是一个介于天堂和人间的地方。”戴高乐机场时任发言人丹妮爱勒叶泽曼说,“纳赛里则在这里找到了家。”

  习惯了机场生活的纳赛里越来越抗拒离开机场。比利时政府后来曾允许他回到比利时,但他以自己还是想去英国拒绝了。法国政府后来也给了他法国的居留许可,这样他就可以自由活动,想去哪就去哪了。但他还是拒绝在上面签字,因为文件上将他的国籍写成了伊朗,他却希望写成英国。

  为纳赛里拍摄过纪录片的伊朗导演亚力克斯•库洛斯认为,长期在封闭狭小的空间里生活,已让纳赛里害怕外面的生活。2006年的一天,纳赛里不得不屈从命运。他因生病住院,出院后,他被送到巴黎的一家收容站。自此,不再成为公众人物。

夏苗苗 发表于 2013-7-12 15:51

哇,我看过这部电影,这个感动啊!当时真没想到斯皮尔伯格还能拍出这么温情的片子!

ilgsky 发表于 2013-7-12 16:19

斯皮尔伯格,不是一直挺温情吗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伊朗男子滞留法国机场18年 被拍成电影